千秋雪

_(:_」∠)_的又老又不美咸鱼少女√

黎明杀机/花园

/这儿千秋雪

/好久没写的黎明杀机

/cp:有夹白骨科

-

邪神的脑洞向来不小,这点从这个世界不断改变的规则就能看出七八。这些被改变的规则有些经过深思熟虑,有些甚至通过全体屠夫人类投票,但也不排除有些完全是脑袋一热,完全为了满足一时兴趣。

例如前段时间邪神来到狩猎场视察,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过单调阴森,最后召开全体大会,决定开辟出一片花园来。

“就是这样,你们谁自愿担任花农?……收起你期待的眼神吧小叮当,就算你自愿我也不会给你换个圣诞铃铛的。”

无视掉小叮当有些幽怨的眼神,邪神目光再次从各个屠夫和人类上滑过。金发少女的三尾辫一抖就兴致勃勃地举起了手,伊万像是感到不详的眉心一跳,急忙...

通行禁止/儿童节贺文

/好久不见

/儿童节贺文

/最后之作高中啦

/周三更新黎明杀机

-

黄泉川所住的公寓并不缺少孩子。这一点一方通行在今早的喧闹中体会了个完全。

无论已不能随时使用反射能力过了多久,一方通行也不能安然地容忍夏日的闷热。他的睡眠时间为了等待一个凉快些的时段一推再推,甚至基本和看夜间无趣综艺的最后之作到了一个时间。

最后之作的睡眠时间相信大家有所了解,每天的凌晨几点。这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似乎哪怕是熬一夜也没有任何问题,可她的身体状况不适用于把已经“慵懒”二字挂在身上一方通行。一方通行还是需要很长的睡眠时间的。

所以再回想今天清晨,楼上聚在一起的孩子们笑着闹着,惹出的动静让半梦半醒的一方...

黎明杀机/:-D(不知道起什么题目)

/微发泄向

/微cp:夹白,火花,骨科

/我在写什么呢:-D

/我不知道,你知道吗:-D

-

邪神最近不是很开心。无论是屠夫还是人类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如果我这次没回来,不要忘记跟把我枕头下的私房钱交给伊万。”

每次临上场前梅格总是这样忧心忡忡地告诉其他人,生怕邪神想要通过彻底的搞死谁来转换一下心情。

后来因为觉得梅格每次都这样实在有些烦,冯敏趁梅格参加游戏时去搜了她的枕头,打算把她枕头下的私房钱直接交给伊万。结果只搜出一张白纸,上面写着“虽然我再也回不来了,但记着,我爱你伊万”。

冯敏感动的稀拉哗啦,和赫曼提议让他也给自己写一封诀别情书,以防最近烦躁的邪神。赫曼似笑非笑地看...

通行禁止/话剧

/发糖

-

“我为什么要跟一群小鬼做这样毫无意义的事。”

已是初春季节,天气微微急躁起来,带了些热气。在这样的天气里穿着一套颇为沉重的盔甲,即使一方通行的体温要比常人低上许多,也是会感到难受的。

这怪异的装扮,绝不会是因为我们懒癌晚期的一方通行一时兴起。他一时兴起杀了谁的可能性,都比穿上这身欧洲中世纪骑士装的可能性大许多。

“一方通行总是在家里会很无聊的。反正一方通行肯定没有进行过什么正常的学校活动吧?这次还是沾了御坂御坂的福呢。御坂御坂骄傲地挺起小胸脯等待夸奖。”

“……那可真是谢谢你。”

如果有可以坐的地方,一方通行向来不会委屈自己还要站着的。因此在和最后之作说话时,他要抬着...

我刚刚写完情人节贺文,转眼就到春节,我hxuensgaiwodndb

黎明杀机夹白/情人节贺文

/坚持发糖不动摇

/cp:夹白

-

“都说了不许你进入了!”

褐发女孩气鼓鼓地双手叉腰,就这样完全不讲道理地把卧室的法定男主人挡在了门外。伊万只得无奈低头看着努力扬起头企图与他对视、妄图制造几分威严却徒增可爱的小妻子。

他向来不懂什么浪漫,也不会哄女孩子的技巧,只将梅格的阻拦当做又一个玩笑。长长的手臂一手箍住了她,一手越过她去拉门把手。

“你要敢打开,我就……就去克劳蒂那里住。”

伊万原本的动作一顿,最终还是再度妥协,放下了手。虽然他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又惹得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不高兴,总之不扩大矛盾才是此时主要该考虑的。

他可不想稀里糊涂地就被妻子赶出房门。在这种信念地支持下,他...

通行禁止/情人节贺文

/情人节快乐啊各位

/可能有点晚的贺文

/日常小甜饼

/我突然发现好久前我写过一篇有关情人节的文?通行禁止那一家(2)

-

蒙蒙夜色早已覆盖了整片天空,学园都市的街道却依旧人声鼎沸。暖橙色的灯光不似日光那般温暖,但也足以为每个微笑的人笼上金黄色的光晕。说着知心话的情人们大多带着欣喜的表情,用着愉悦的语气。在这般的大氛围下,名为幸福的情绪静悄悄地散开在玫瑰花的花香中。

良辰美景如此,可我们的第一位却全无欣赏的意思,依旧摆着和平时无差、甚至比平时还要难看的脸色,让周围行人只是无意瞥一眼,也被吓得退避几分。

一方通行是从不在意陌生人目光如何的。尽管已经清晰地感到被打了“危险者”的标签,...

通行禁止/碳酸饮料

/接着发糖

/之前有一个岁月静好那个没写完,下次通禁更那个

/这两天会更新黎明杀机,想写夹白(´Д`)

-

“那小鬼该不是又到处乱跑惹事吧。”

第一位烦躁地在客厅打着转,芳川不知是出于好心,还是不希望一方通行继续遮挡她投向电视的视线。示意他看向墙上的表以此提醒时间的缓慢流逝:

“距离最后之作出去还没到十分钟。”

“……你好烦。”

一方通行确实停住了步子,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甚美妙。若是他人见到这般神色必定已是落荒而逃,可在芳川看来,只会让她有想要调笑一番的兴趣。

急促而又响亮的敲门声阻断了芳川即将出口的玩笑,但这改变的也只是玩笑的内容而已。

——“都盼了半天了...

黎明杀机/冬天

/18年第一篇黎明杀机,写些温暖日常向

/cp:夹白,瘸黑,火花,骨科

-

/夹白

-

前段日子麦克米兰庄园迎来了新一年的第一场雪,扑簌簌地落了满园,足以没了梅格半脚。一脚下去再上来,暗色棉鞋印上的水渍就清晰可见。

可金发少女不在乎寒冷与水汽,她依旧仰头看着园中树狡黠地笑,一直到庄园的男主人站到她身侧发出疑惑的询问。

“来这儿,伊万。”

梅格牵着丈夫的手将他带到树下,如常的表情看不出一丝要做坏事的企图,便哄骗着伊万在树下站定,答应等她一两分钟。

但这只是她要做坏事的借口,实际是用不了那么久。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她便跑至树旁,狠狠地推了那树一把。

这并不是因为她记恨夏日时这树养...

通行禁止/下雪

/好久不见啦,这儿一只考完的废雪_(:_」∠)_

/明天,嗯……也不是,今天晚上凌晨更新黎明杀机吧

-

夜晚路边昏黄的灯光轻轻落在一方通行的肩头,呼出的热气伴着雪花氤氲出一片朦胧。装着几个花花绿绿明显是受孩子喜爱的零食的塑料袋挂在他的手上。

他一身银白色羽绒服,几乎与雪融为一体,可那双投向少女的红色瞳眸让他与雪色分离,融入了少女所在的世界。

“走快些啦一方通行。御坂御坂双手叉腰回头笑嘻嘻地催促。”

一方通行随意地支吾两声,也不管这明显糊弄的态度是否会少女不满,依旧按着他本来自己的速度不紧不慢地跟在最后之作身后。

最后之作像是小大人一般无奈地叹口气几步跑到了一方通行身边,拽住了他的...